乞丐的眼

欣喜,第一次遇见的厚雪

同学堆的雪人和图书馆前的雕像

“小雪”,难得的阳光,又在学校遇见拍婚纱照的新娘。英语角所代表的那一角,在冬日才得以鲜明起来啊。室友又把棉被带上了屋顶,冬天晒的被子像是好好呼吸了一把氧气,鼓鼓的暖暖的,还余留太阳的味道。原来吉首的空气不仅养人,也养被子呀

Stan:

  -关于墨尔本恐袭事件,我决定还是要写一些什么








P1:写满留言的厚重的本子

P2:Sisto Malaspina先生的照片

P3:店旁的花朵

P4:陆续来悼念的路人,顾客与朋友

P5:带领我参观餐厅的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老顾客和朋友


P6:正在留言的人们


P7:马拉斯皮纳老先生合作数十年的伙伴,一生的朋友

P8:来为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祈祷和歌唱的朋友

P9:店内,互相安慰的人

P10:停业后,依旧在门口驻足的人



  “当你身边的陌生人突然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你是会选择挺身而出还是会避而远之?

  我想,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后者吧。其实,两个答案并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如果是我面临如此的选择,也许我也会选择后者吧。不过,总会有一些人,他们会勇敢的选择前者,去无畏的保护别人。
  距离上周五的墨尔本恐袭事件已经过去四天了,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说过这个事件,但是它确确实实对我造成很深的影响。尤其是因为这次事件去世的74岁老人Sisto Malaspina。因为这件事太过于沉重和哀伤,而又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一直以来,我很避免提这个话题,只在心里默默对这位英雄悼念。
  然而,当我今天受邀去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生前的餐馆参观并悼念他的时候,在我拿起笔准备在无数人写过悼词的厚重的本子上写一些什么的时候。我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卧槽,真特么恐怖。”。来自不知名路人的一句轻声吐槽。一句冷冷的吐槽,一句置身事外的吐槽,让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类似的发言,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中。
  就在在那个瞬间,我决定,我应该写一些什么出来。我转身对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朋友说:“我决定,要写点什么出来”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向世人宣扬我三观有多正,更不是突发奇想的想蹭这个事件的热度。我知道现如今的社会,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人嗤之以鼻,认为你这样或者那样。我并不会因为这些无聊的东西而感到在意,我只想表达出我的心声,单纯地对Sisto Malaspina老先生表示悼念。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件事。这件事,是实实切切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事发地点,就在离我学校楼下数十米外的街边,而事发时间,就在我们刚放学不到三十分钟之内。
  74岁的Sisto Malaspina先生,与伙伴一起经营着一家从1954年到现在的位于墨尔本餐厅,名字叫做Pellegrini's Espresso Bar。自从他接手餐厅几十年以来,几乎每天都按时到餐厅工作,一直勤勤恳恳的经营餐厅,和善的对待每一位员工和顾客,以热心和乐观的心态感染身边每一个人。事发当天,当恐怖分子点燃汽车之后,他以为几百米外发生了重大车祸,于是着急的冲了过去。他,是想要帮助“受害者”。可是,最早到达事发现场,不顾汽车随时爆炸的危险,想要帮助他人的他,迎来的却是歹徒冷冷的匕首。无情的歹徒将匕首捅进了最先冲上来的人,就这样,夺走了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生命。随后,墨尔本警方迅速赶到,同时也有其他路人的帮助下,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开枪制服了这名歹徒,随后这名歹徒在送去医救无效情况下死亡。
  当天的我,可以说是处于事件波及范围内的人,也迅速收到了这些消息。同时,这件事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并即刻登上了微博热搜,大部分人都在哀悼和讨论。但是,总会有一些声音,比如:“卧槽”,“就在我附近,幸好不是我”,“真惨”。这些声音,尤其是来自于墨尔本一些同胞的声音,让我觉得十分的冷漠。让我反思,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一位公认的好人就这样逝去了,非但没有受到他们的惋惜,甚至有的人可以笑的出声。我不懂他们在想什么,同样作为事件波及范围内的人,我们可不可以认为,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以及那位勇敢冲上去制止歹徒的流浪汉,保护了我们,或者说,我们和当时的路人一样,都被他们保护了。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值得帮助的人,都是值得保护的人。这样无私的人逝去了,怎么可以笑的出声呢?
  无论是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亦或是任何为了帮助他人牺牲自己利益的人,总会受到莫名的嘲讽和冷笑。
  试问,生活中,有多少可以无私帮助你,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保护你的人呢?
  在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一位常客和朋友的邀请和带领下,我走进了他生前的餐馆中,感受着员工的热情和帮助,与每一位员工握手和拥抱。他们对我和所有顾客都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只是那些笑容下隐隐的带着悲伤。所有的顾客,慕名而来悼念他的,或是本来就是老顾客的朋友们,都在沉默的缅怀着他。我觉得,所有人,都在把悲伤默默的藏在笑容背后。
  即便餐厅恢复营业了,以往营业到深夜的店依然下午六点多就停业了,作为今天最后迈出餐厅的顾客,一位员工送我从后厨走出了店外,重重地给我了一个拥抱,“我在这里工作几十年了,马拉斯皮纳先生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板和朋友。”
  我又站在店门口外,弯着腰,准备在厚重的本子上写些什么。
  “您,是离我身边最近的英雄,感谢您。”
  “来自一位被您保护的人”

  生活中的确会有很多不公,但是也会有很多不期而遇的温暖,也会有很多像马拉斯皮纳老先生这样的人,他们乐观,热心,不断用善良感染着周围的人。不断扩散着最纯洁和自然的力量,去改变你,去改变这个世界。




  最后,愿天堂没有暴行。

淡雨夜,在湘西难得的安谧之处,想异地的你会看到这样的恬静。